【书刊选读】
一生苦恋,一世诗情
作者:王 静
单位: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这首《当你老了》的诗篇,曾被世界各国翻译成无数种文字,用它谱成的歌曲也风靡一时。这首诗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爱尔兰诗人叶芝,写给他深爱的女人茅德•岗的。

      悲剧的是,一首感动所有人的诗篇,唯独无法打动诗人倾心的对象。叶芝一生写下的无数情诗,都是给茅德的。痴恋的狂热,无望的痛苦,催生了文学史上这个著名的苦涩的缪斯故事。

       “我一生的烦恼开始了”,认识茅德的第一天叶芝写道,一语成谶!

      春天,他在春梦里种下淡淡的芬芳,希望爱情在芬芳里慢慢成长;夏天,他把载满激越的情闸打开,用诗阐释生命的意义;秋天,他望着头顶蓝天的深沉高远,用思索穿起所有的生活细节;冬天,他把自己守望成了一道孤独的风景。在长达二十七年的单相思中,茅德一直是叶芝诗中的缪斯!

      他把人生世界铺成一条诗意之路,飞鸟的歌唱,山泉的奏鸣,晨风的流韵,都活跃在他写给茅德的情诗中。

      炽烈的爱情,执着的真情,忠贞的苦情,无果的深情。

      情只一字,维系乾坤!情只一字,让人生得那么甜蜜,又那么痛苦;那么温馨,又那么残酷;那么美妙,又那么诡谲。

      叶芝曾如此夸赞茅德:“我从未想到会在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身上看到如此之美。她属于名画、诗歌、传说的往昔。”“即使她说地球是扁的我也会因为是她的同党而感到自豪。”叶芝无数次向茅德求婚,都遭到拒绝。“我不再想抵抗了,不再考虑这个女人会成为什么样的妻子,而只考虑她对保护与安宁的需要。”

      不求回报的爱凝聚成一页页情感浓烈的诗篇,《当你老了》就是其中的代表作。

      爱情因痛苦而弥坚,爱情因牺牲而崇高,爱情因无缘而永恒。茅德比叶芝小一岁,算是一名奇女子。她出身上流社会,家境富裕,衣食无忧。但在目睹了爱尔兰佃农受英裔地主欺压的悲惨状况后,她大为触动,放弃舒适生活,毅然投身到爱尔兰民族独立运动中。她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被喻为爱尔兰的贞德。她为爱尔兰民族独立事业奋斗终生,七十一岁高龄时,仍然不顾警察的监视,在都柏林街头向人群演讲,愿为爱尔兰民族独立流尽最后一滴血。

      茅德对叶芝的第一印象是“一个又高又瘦的男孩,眼镜片后面一双深陷的眼睛”“衣着寒酸,粘着颜料斑点”,除了欣赏他的诗,叶芝对她没什么吸引力。

      爱情这东西有时候真的很怪。你虽然是一道很好的开胃菜,但却不是我要的那道菜!

      许多时候,爱情难抵文字的美色诱惑。当那些纤细柔软的文字,穿过铜墙铁壁,穿过无边天际,穿过人生寞寂,直抵内心深处时,多数人会失魂落魄向爱妥协。但叶芝二十七年的苦恋,无数首情意浓浓的诗依然不能使茅德心动,足见茅德意志的坚定。

      她的确不是嗑叶芝这棵树的虫儿!

      世上有很多东西宜远看,不宜近观,人与人也一样。叶芝与茅德,近若咫尺,又遥不可及。

      茅德曾讲,世人会因为她不嫁给叶芝而感谢她。她一直看得很分明。对于叶芝来说,那些萦绕一生的爱痛交织,最后都化为创作的灵感与源泉。正所谓:自古多情空余恨,诗家不幸诗名幸!

      缘起,缘尽。缘起则情生,缘尽却情恒!

0 +1
编辑:董 颖
发布时间:Aug 30, 2021
扫描二维码,关注士官远程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