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兵杂谈】
公私站队见品格
作者:退役军人
单位:王厚明

      “真善美,即人间理想。” —— 日本学者黑田鹏信如是说。人世间,真善美不仅是每个人尊崇的品德修养,也是社会的一种价值追求。它往往来自对公与私的站队,对名与利的取舍,以此净化成长的心灵,照亮人生的感动。

      有一次央视的记者采访袁隆平,问了一个问题:“您让这种杂交水稻的技术免费与世界共享,为什么呢?”袁隆平乐呵呵地说:“这是个好事情啊,为什么不让呢?”“全球有一亿六千万公顷稻田,如果一半,也就是 8000 万公顷(种上杂交水稻)。按照现在的情况,每公顷增产 2 吨,就可以增长 1 亿 6000 万吨稻谷,就可以多养活5亿人口。这是我的梦想!”

      有人计算过这样一件事儿,假设袁隆平把杂交水稻的技术申请专利,每年向那些来学习和种植水稻的国家收专利费,这几十年下来就算不是世界首富,身家过百亿也是没有任何悬念的,但袁隆平却没有这样做。他一辈子和水稻打交道,不为名利钱财,像一粒造福人间的种子无私奉献不求回报。早在20世纪70年代,他就把自己研究小组付出巨大艰苦努力发现的“野败”育种成果毫无保留地分送给全国 18 个研究单位,从而加快了协作攻关的步伐,使杂交水稻三系配套得以很快实现,也解决了亿万人的温饱问题。

      镭的发明者、两次诺贝尔奖的得主居里夫人一生忠于科学,淡泊金钱和荣誉,她把所得的奖金绝大部分用于科学实验及赠送给贫穷的学生和需要帮助的朋友。在她发现了天然元素镭后,却没有去申请当时可以谋取巨额财富的专利权,却把研究结果、提纯的方法毫无保留地公之于众,分享给了世界。对于有朋友为之婉惜,居里夫人这样说:“为公众的幸福工作的人,不论在哪个部门,都不能被国界所隔断,他们的劳动成果并不只属于一个国家,而是属于整个人类。”

      袁隆平和居里夫人不怀私心,不计名利,不图回报,始终坦荡做人,坚定地站队于公,把分享成果和造福人类作为不二选择,彰显了一心为公的无疆大爱,无疑是真善美的化身。藏克家的诗——《有的人》中“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用来形容袁隆平和居里夫人是恰当不过了。相反,如果利字当头,私字藏心,见不得他人好,总想保持高人一等、多人一筹的优越感,只会陷入自私自利的狭隘怪圈。

      王戎是晋代竹林七贤之一,他官至尚书令,拥有大量田产,富甲一方,喜好积聚财物,不计其数,但却 “性好利”又很吝啬,利己的私心较重。经常自执算盘,昼夜计算,总嫌不足,自己还舍不得吃穿,时人谓王戎有“膏肓之疾”。王戎的家里种有数颗品种非常优良的李树,结出的李子香甜可口风味独特,他准备把李子拿到市场上去卖高价钱,又怕别人得到这个种子,为了独自占有这个李子种,王戎让仆人用针将每一个上市卖的李子核钻破,这样一来,别的商家即使拿着那些果核去种也不可能发芽了,“王戎钻李”的典故也由此传将开来,同时也“获讥于世”令人耻笑。

      现实中,如同“王戎钻李”的人并非少数,有的商场上囤积急缺紧俏商品,只为卖上高价钱,全无公众利益,一心为私大发国难财;有的妒贤忌能,贬人抬己,生怕他人超越自己,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者刻意打压;有的淡忘公仆之心,谋一己之私,追名逐利,揽权守利,把“利想”当成理想、“钱途”当成前途,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如此以私凌公之举,只会如苏洵所讲的“为一身谋则愚”,迷失自我的同时也丢掉了公德与良知。由此可见,自私是一面镜子,镜子里永远只看得到自己;而公心是一盏明灯,照亮的永远是他人。

      当然,在公与私的问题上,并非排斥合理的个人权益,而是在涉及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问题上,能作出正确的选择,自觉站在公的一边。《书 •周官》倡导“以公灭私”,《醉翁亭记》中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孙中山先生也提出“天下为公”的主张。衡量真善美的根本尺度是公、私二字,需要我们在心底对个人的私欲亮起红灯,讲大公无私、公私分明、先公后私、公而忘私,因为公私是一把尺,丈量境界高下,也是一杆秤,称出格局大小,正所谓“公私一念间,荣辱两世界。”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人生的格局与境界在于走出“私”的束缚,走向“公”的怀抱,把人民和大爱装在心里,学会分享、给予和付出,超越狭隘、乐于助人、播洒善良,必然会收获真善美的灵魂高贵。

0 +1
编辑:董 颖
发布时间:Aug 30, 2021
扫描二维码,关注士官远程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