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专题】
沿着爷爷的足迹逐梦军营
作者:陈建飞 周煜呈 蔡从润
单位:31680部队

      范阳顺瓜子脸,有点消瘦,头发比板寸头稍长一点,一口流利的“川普”让人记忆深刻。他的眼神里闪烁着光芒,脸黝黑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干练,干练里透着英气。

      15万公里的路程开车需要多长时间?第77集团军某旅勤务连驾驶员范阳顺亲身经历过。他说,如果每天开500公里,需要300天。“又苦、又累、又脏,经常凌晨2点出车去接送站。”光听他讲,就能感受到驾驶岗位上的辛苦。

      “我的爷爷是名工兵,有20多年党龄,从小我就是听着爷爷的故事长大。”在范阳顺看来,这点苦根本不算什么。

      “今年是建党100周年,抄党章没有硬性要求,是我自己想抄的,主要是想回顾入伍初心,想更明白党章具体是什么。”翻开范阳顺的笔记本,一行行整齐的笔记出现在眼前。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当然清楚,“长征”对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来说,是一段多么波澜壮阔的征程。

      什么样的个人经历,值得用“长征”来描述?是因为那片时空里充满了艰辛的跋涉,还是因为在跋涉中淬炼出了坚韧不拔的精神?或许,二者兼而有之。这,就是范阳顺沿着爷爷的足迹,逐梦驾驶员的征途。

      新兵入营闯“新”关

      2013年9月,怀着对军营的向往,带着爷爷对他的期望,范阳顺报名参军,成为陆军部队的一员。

      入伍前,范阳顺是一名考上大学的体育特长生,参加过中小学生艺术节舞蹈比赛、代表学校赢得过100米和跳高冠军、当过环城跑的义务志愿者……这些多彩经历很多都是受爷爷的影响,这为他参军入伍做好了很好的铺垫。

      就在前不久,旅里组织第二届足球比赛,范阳顺当守门员,硬是没让对方进过一球,为营里赢得了第二届足球赛冠军。

      作为体育特长生的范阳顺,新兵时就特别出众被送选到司训大队学习驾驶。

      初学驾驶,正值梅雨季节,阴雨不断,野外训练场到处都是泥坑泥浆。每次训练回来,范阳顺都像个泥人。经常和车“亲密接触”,范阳顺的大腿和胳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手掌经常磨破,结成厚厚的老茧,留下不少伤疤,但他决心和自己“死磕”到底。

      重塑自我的过程虽然艰辛,但充满希望。为了背好理论,每天熄灯后,会议室里总能看到他挑灯夜战的身影;为了练好体能,他提前起床1小时练体能;夜晚睡不着的时候,他会不自觉想起爷爷。最终,范阳顺不仅成功征服了“铁疙瘩”,还被表彰为“优秀驾驶学兵”。

      学习归来,正值2017年改革重塑,他被安排到营部当文书,并没有安排他去开车,这让他心灰意冷。

     文书岗位见证他的入党故事

      当困境来临,把你的人生拉长来看,困难不过是人生的一个小小的点,越过它,你能跳得更高,走得更远。想那么多已是无用功,于是,范阳顺决心从文书干起。

      每次训练完回到连队,总有人跑到文书跟前念秧儿:“看看‘文书’这皮肤,真白!”“‘文书’又爽了一天吧!”

      听到这些,范班长一肚子委屈。通常的解释是:“我爽?通宵干了一晚,白天又干一天,你试试?”

      可是谁信呢?在办公室还能比训练累?

      最后也总在“革命分工不同”的大局观下不欢而散。大家走后,范班长还要望着战友离去的方向发一会儿呆,随后挤出两声苦笑:“‘文书’这两字背后,大家又能了解多少呢?”

      2018年,一次紧急保障任务需要驾驶人手,刚休假到家的范阳顺,第二天就接到召回的通知,他二话不说就赶了回来。

      “物资打包、装箱运输、点验装车……看着装满物资军车安全送达,自己的苦累不算什么。”他说。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完成任务出色,同年9月,他如愿加入中国共产党,对着党旗宣誓那一天,范阳顺眼里饱含激动的泪水,4年前,我以爷爷为骄傲。4年后,爷爷以我为骄傲。

      转岗驾驶15万公里里程也没多长

      当了两年文书的范班长对文书这个岗位有着深刻地认识:这就像钱钟书写的《围城》那样,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大家都羡慕文书,其实,文书也羡慕去训练的战友。

      “范阳顺为人诚恳、能吃苦、肯学习,去保障机关开车吧。”2019年,连队一致推荐他去给领导开车,他又干回了老本行。

      刚开始也没接触过机关业务这一块,他便主动向老班长请教,驾驶技能学习这方面,别人凌晨不愿意出车接送站,他就当做练技术。

      “相信自己,你行的。”有的时候出车里程长,会犯困,他就会想起爷爷常对他说的话,“你要吃苦、要有目标、要不断努力。”然后掐一掐自己,就不会觉得困了。

      有一次,在去往康定的路上押送装备弹药,路况比较差、一路颠簸,车辆出现了皮带移位的情况,范阳顺及时发现问题,他凭借平时训练的过硬技术,第一时间检修成功,及时跟上了车队。

      就这样,两年下来,他跑的里程数约15万公里,成为了全连出车里程数最多的那个人。

      眼中有光,一路有爱

      “平日里我特别有爱,因为爷爷在家的时候就很朴实、朴素。”范班长讲起了他在外训地救助野生动物重返大自然的故事。

      2020年6月的一天,范阳顺正在进行按图行进训练,当行进至某河道旁时,突然发现前方一只白色鸟类正奄奄一息蜷缩在水沟旁,范阳顺小心翼翼把它抱起,并迅速返回营地求助。

      “消毒、止血、包扎……”门诊部王从涛一气呵成。包扎结束后,范阳顺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把小动物放了,无法生存;留下来饲养,假如是野生动物,那就触犯法律。思量后他报告了领导,最后得知小鸟是牛背鹭,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他决定,等牛背鹭体力恢复后,放归大自然。

      不止如此,那年8月的一天傍晚,他去河边洗车的时候,看见一名母亲正在为她的女儿用洗衣粉洗头(可能是当地生活比较艰苦),他二话不说就回车上拿了一瓶洗发露,为小女孩洗头,并为她梳理头发,他觉得这件事情特别有意义,便让战友为他留了一张照片作纪念。

      “我的军旅生涯就像一首平淡的歌曲,一个寻常的故事,很普通、很平凡。但我始终相信心中有梦,终有一天会变成彩虹。”今年,已经当兵第8年的范阳顺,决心继续留在军营,继续沿着爷爷的足迹,绽放军旅人生。

2 +1
编辑:刘佳静
发布时间:Jul 9, 2021
扫描二维码,关注士官远程教育